掀開潘朵拉的盒子

新聞新知

◎鹿溪園地

掀開潘朵拉的盒子

文/葉宣哲

奇蹟!雖然懷疑,但它的確存在。

看到洪先生臉色紅潤精神飽滿,和六個月前相較判若兩人,陳醫師也不禁覺得奇蹟在醫學上是存在的。

六個月前洪先生因為久咳未癒來求診,胸部X光發現右上肺有一個三公分大的腫瘤,經轉診醫學中心診斷為末期肺癌無法開刀,醫生說只能化療。

「有沒有其他的治療方法?」回診時洪先生以沮喪的語氣詢問,頭一直低垂著。

「化療可以試看看。」陳醫師有點心虛,小聲而簡短的回答著。他沒有詳述醫學統計上的數字,接受化療大概可活一年,不做化療就只能活三個月,但那一年可能在病痛中、在醫院來回中度過。

陳醫師還記得他離開時無助而帶著恐懼的神情。

「陳醫師你好!我們剛從北歐回來。」洪先生聲音宏亮,看著一旁面帶微笑的妻子,交換了一個滿足的眼色。想必這趟北歐之旅玩得很快樂。

「啊!北歐我去年夏天去過。」陳醫師很高興的回憶起去年的北歐之旅,和他們聊起了斯德歌爾摩老街的街頭表演,那群演奏六重奏的年輕人,那個吹薩克斯風的小男孩,還有挪威的峽灣、冰河、湛藍的天空、童話般的小屋,有藍、紅、黃、各種顏色,在山谷中、湖邊和綠野裡景色十分怡人。

「一個月前,我們也去過北海道。」洪太太接著說:「去函館看夜景、去富良野賞花、看美瑛的麥田,涼爽的天氣好舒服。」

「北海道的夏天的確舒服,很適合渡假的地方。」陳醫師想起幾年前夏天的北海道之旅,參觀那攝影家前田真一的寫真紀念館,記錄了北海道春、夏、秋、冬四季之美。一幕幕的美景頓時浮現眼前。

很高興有比看診更有趣的話題,很難忘的回憶,聊了十餘分鐘後,陳醫師很捨不得的切入了正題。「你這幾個月在哪裡治療?」

「沒有啊!」洪先生雙手一攤。

陳醫師感到十分訝異,莫非是求神、求上帝的神蹟?年輕的時候會認為上帝已死,一個細胞可以複製一個世界,沒有什麼事不能從理性的角度來解釋。中年時會懷疑上帝是否存在?有些時候以科學的原則和觀察並沒有辦法解釋某些事,年老時則發現上帝可能存在,因此有精神科醫師的朋友死前皈依上帝,有心臟科的醫師朋友,醫師不做了專心當上帝的領羊人。人類以目前的科技並無法解釋上帝是否存在。

「我沒有去大醫院治療,我吃中藥!」

陳醫師神情由訝異轉為失望,心想:「又來了!」這似乎是門診最常見也最無奈的事,一些西醫沒有辦法治癒的病,患者總會求助中醫,雖然無奈但也必須接受,因為事實上有些時候西醫真的無能為力,有時國外也會有另類療法,針炙、草藥之類的治療等等。

「有效嗎?」陳醫師脫口而出,然後不禁笑了出來,這不是白問嗎?看他氣色那麼好,和家人感情融洽,想必效果不錯,讓他們更珍惜這些時光。

「中醫說可以治癒。」洪先生很高興的說。

「有做檢查嗎?腫瘤消失了?」陳醫師不禁有股衝動想證明中藥效果如何,說不定是醫學上的大發現,很多抗癌藥都是從藥草提煉出來,於是說:

「我幫你照個X光如何?」

「好啊!」洪先生點頭同意。

一會兒工夫X光片洗出來了,新片、舊片一起放上看片架。陳醫師轉頭想向洪先生說明,只見他臉色一片慘白、臉部肌肉一陣抽搐。

「糟了!我錯了!」看到洪先的表情,陳醫師心裡慘叫,陳醫師非常後悔為他照了X光。不須醫師解釋,新舊片一比較,洪先生自己就看得出來腫瘤變大了許多。

「中醫師說有效的……」洪太太喃喃自語,眼淚滴了下來。

「唉!」陳醫師不禁自責,這輩子行醫的過程有太多的錯誤,醫療行為面對的是人而不只是疾病本身,有時追求科學證據,但對治療本身並沒有幫助,掀開潘朵拉的盒子後,希望跑掉了,他將如何面對死亡?

陳醫師覺得十分難過,人應該活得快樂、活在希望中的。信神的人,以愉悅的心情去見上帝,走完人生的里程,不信神的呢?哪邊去找神蹟?找心靈的依靠呢?

聽說他回家後,躺在床上三天爬不起來。

聽說後來他繼續吃中藥,但是換了中醫師。

無論如何,如果他下次再回來複診,一定不要再做任何檢查,陳醫師堅定的告訴

自己。〈作者為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