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貓命名    

新聞新知

◎鹿港風

為貓命名

文/心岱

名字只是符號,方便呼叫及辨識;但對於貓來說,貓的名字可是主人的榮耀,為貓命名,馬虎不得。

為貓命名是大學問,比為出生嬰兒取名字還難,人名只要算算星象、合合八字,或按家族排行,或依父母的浪漫情懷、理想目標造句即成。而貓的名字,是由主人所賜,就如同牠的生命必由你來負責一樣,在決定前,你一定得花點腦筋深思才好。

因為,貓需要的不只是一個應用主人熟悉的語言所叫得出的名字而已,為貓命名最少要考慮到三個面相;首先這名字聽來要既平常又不俗氣,但卻要毫不做作,好記又好聽,接著則是特殊而尊貴的,是專屬於一隻貓的,能讓牠引以為傲,足以把尾巴翹得高高的、昂首闊步的、鬍鬚左右伸得筆直筆直的⋯⋯那種名字才行。再來就是要帶有「不為人知」的,是貓在「冥想」或「禪坐」時可以自己呼喚的。兼顧了這三個面相與意義而取的名字,大概可以匹配你的貓了。

陪我從小到大的貓,不知凡幾,至今還能記得住的貓通常都有一個「漂亮」的名字。古早的台灣,貓狗在「家畜」之列,一般人家當牠們是「畜牲」,除了雞、鴨、豬等餵來宰殺祭拜神明、祖先或作經濟買賣外,貓狗的飼養絕非為了寵愛,而是要牠們服勞役,狗看門、貓捕鼠⋯⋯

這時的階級意識,使人們必得有「分別心」,如果畜牲也有名字,那豈不是亂了倫常;所以即使為了使喚方便,貓狗的取名,大多以形貌稱呼,例如:小黑、小白、阿花⋯⋯或乾脆叫:來福、喵咪。

起初,我對取名沒有經驗,一時也想不出好點子,但小貓已經來到家中,立刻就要給牠一個熟悉的印象,沒法等待,總是胡亂叫出什麼就成了定局,這才思量著父母要給孩子賜名確實不簡單,如若不是滿腹詩經的學究,其實委託給算命的江湖術士,按八字來取名,還算運氣的,至少這種名字四平八穩,不會出醜。

幼貓非常可愛,毛茸茸的,天真無邪,成天纏著媽媽吃奶、搗蛋、嬉戲,眼睛裡毫無懼色;直到有一天,牠被迫要遠離這些,牠被人剝奪了這些⋯⋯幸運的,牠會習慣一個主人賜的好名字,不幸的,牠為了生存,要踏上艱辛磨難的流浪之路,更不幸的,牠被逐出家門,丟棄在找不到出口的高速公路上,最最不堪的,則是被送進沒有管理制度,形同地獄的收容所;也許,這些落難者也曾經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在牠的生命被人所踐踏的時候,牠一定痴心懷抱那記憶中的聲音,堅強的與命運搏鬥⋯⋯

貓的名字,不僅象徵貓的氣質,極有可能會影響牠的性格與成長,我有一隻貓喚「仙草」,因為看到牠的第一印象,就覺得這隻貓有「仙」味,一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非常清淡卻又很高貴的混和體,我情不自禁地就叫出「仙草」二字。

後來朋友說:你一定愛吃仙草冰吧!我想辯解:冤枉!才不是因為這樣的。不過,瞬間我就放棄了,我相信貓完全懂得我的感覺,牠立刻跑到我懷裡,表示牠對我命名的首肯,儘管也許這只是我的猜測吧,然而,這出生不過才七十多天的小生命,卻樂於選擇我作為牠的保姆!我得意地說:牠真的是「仙草」啊!這個憑直覺出其不意叫出的貓名,注定了我與牠結緣。

果不其然,仙草長大了,還是一派「仙」氣,牠無可無不可的作風,有時令人窩心不已,例如:牠從不索食,都是我在布置餐桌、擺碗筷、貓們齊聚餐桌上了,牠才施施然地過來,平時漫不經心的牠,吃起食物時卻十分用心的咀嚼,總是一口一片,嚼得很仔細後才吞嚥下去,此時,別的貓們早已囫圇吞完了自己的食物,個個圍繞在仙草旁,就等著牠讓出碗裡的貓乾糧。仙草一點兒也沒分心,牠仍然專心一意地享受牠的美食,依舊仔細咀嚼、吞嚥⋯⋯直到完成這一餐,這才很優雅、有禮貌地抬頭看看牠的同伴,滿足地跳下餐桌。

仙草的行事風格,讓我想起卡爾維諾的「緩慢」,牠真是深諳「緩慢」的真諦,「緩慢」讓牠顯於外的是不可言喻的優美高雅,而我相信牠的內在恆常處於一種「安靜」的境界;一種無聲似有聲、無可無不可的愉悅狀態,且完全不受周遭環境的影響,牠進退有序,自有主張,唯一惱人的,就是經常對我的呼喚充耳不聞,不讓抱的時候,她表現得像一尊古埃及的貓神像,讓人自動不敢接近,不搭理的時候,牠扭頭就走,絕不受任何誘惑,如果用外力勉強牠,仙草雖然將就,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不僅立刻教人心疼得放了牠,還要快快行禮道歉。

貓的名字,彷彿是你與牠之間的前世今生,是獨一無二的,在呼喚的同時,名字會產生「能量」,導引兩個生命質量的變化,這對於「生命」來說,是多麼了不起的力量啊!

所以,為貓命名,真的不是開玩笑的,名字注定貓的一生命運,你想要成為怎樣的主人,或想要你的貓成為怎樣的一隻貓,請努力地、真誠地觀察與學習,為了一個有深度又有意思的「名字」,值得你下點功夫研究研究;因為,貓的名字也將成就你的榮耀與福氣。〈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