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陽之後  晨曦將至

新聞新知

◎鹿溪園地

斜陽之後  晨曦將至
                                     文/王麒愷

我難以忘記第一次閱讀《鹿港斜陽》時的激動感,那是我進研究所的第一年,正熱切的想要透過學院的知識視野來重新理解我的家鄉鹿港。我在學校圖書館借到了這本絕版書作,在泛黃書頁的字句裏我遇見了一位少年家,他正在鹿港踱步思考著。

《鹿港斜陽》是尤增輝(一九四八-一九八O)的第一本書,出版的那一年他二十九歲,正任教於烏日東園國小,這一本書可以說是戰後台灣民間研究鹿港的首部專書,兼具知性與感性。然而是在什麼樣的心境下,讓這位少年家回首過來書寫家鄉的這些舊事物?

出生於彰化鹿港的尤增輝,他的少年時期都在橫街(今民族路)度過,就在父親病逝過後幾年,舉家便移居台中,那年他二十六歲。尤增輝後來在《鹿港三百年》的序言裏寫下了舉家搬離鹿港那日的心境:「使我難以忘卻的是離鄉那天的種種景象,該是連根拔除的痛苦經驗吧?或許從離鄉的那一刻起,就開啟了這位文學少年回首探究家鄉的心。

移居台中的尤增輝,時常聽老母親提起家鄉舊事而有了回鄉報導的動機。這位少年家便時常帶著相機與筆穿梭在鹿港的街巷之中,將所見所思以「鹿港斜陽」為題發表在中國時報人間專欄〈現實的邊緣:本土篇〉上,引起廣大讀者的迴響。同時,尤增輝也在報刊陸續發表數篇以鹿港為背景的短篇小說,如「落葉波的鑼鼓」、「板店街夜雨」、「醒靈宮的黃昏」等,這些作品對於底層人物的刻畫之深,更展現了一位知識份子對於社會誠摯的關懷。

一九七五年夏天,尤增輝陪同文壇前輩吳濁流與鍾肇政先生遊歷鹿港時,受了兩位文壇前輩的激勵而有了集結專欄文章出版成書的念頭,於是《鹿港斜陽》在隔年出版。這本書也結合了當時任職於中國電視公司新聞部記者林彰三先生的紀實攝影,圖文並茂,製作精緻,出版以後銷售狀況熱烈。

尤增輝帶著濃厚的鄉土情感完成了這本以「鹿港」為題的地方誌書寫,文學式的筆調彷彿讓讀者置身於鹿港的街弄之中,貼近了在地的物件與氣息。這本著作試圖藉由文史的考究來思考台灣與中國之間的血緣/地緣關係,同時也透過今昔市街樣貌的變遷來反思現代化對於傳統文化的衝擊,《鹿港斜陽》以豐厚的地方紀實,可以說是間接了參與當時熱烈的鄉土文學論戰。

《鹿港斜陽》出版之際,尤增輝在鹿港結識了時任東海大學建築系教授的漢寶德先生,當時漢寶德的研究團隊正來到鹿港進行古風貌調查研究,這是當時全台灣首件以維護歷史風貌為宗旨的大型研究計畫。

漢寶德對於街道建築與傳統文化的維護概念深深打動了尤增輝,這也促使他在完成《鹿港斜陽》之後,接下了撰寫興農月刊「鄉土獵影」、台灣時報副刊「鄉土印象」的專欄工作。尤增輝在報導紀實之餘仍不忘文學,他陸續發表了短篇小說集《掌聲之外》(一九七六)、民俗文學集《聖母媽祖》與長篇小說集《榕鎮春醒》(一九七七),更於一九七八年以童詩創作獲得洪建全文學獎,同年著手參與纂修彰化縣誌名勝古蹟篇。

尤增輝對鄉土懷著顆熾熱的心,如是反映在豐沛的報導與文學產出上,以及對地方文化的總體實踐。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七九年間,尤增輝接連策劃了兩屆鹿港民俗才藝競賽活動,這場盛況空前的活動將鹿港在地的傳統文化透過媒體推向全台灣,也奠基了今日鹿港觀光發展的條件。

歷經了民俗才藝活動總策劃之後,尤增輝在一九八O年出版的巨冊《鹿港三百年》更是突破《鹿港斜陽》的成熟之作,書中洗練的書寫與精湛的紀實攝影,同時也邀請名攝影家林彰三先生提供部分鹿港地區相關照片,這本書可以說集結了兩人的創作巔峰。《鹿港三百年》無非是尤增輝這幾年來回鄉的豐碩成果,然而,如果說天妒英才,就在此書付梓出版的同年年底,尤增輝在一場車禍意外失去了年輕的生命,在文化界留下了龐大的遺憾。

尤增輝如此短促的一生,卻為家鄉留下豐富的果實。今天我們實在難以想像身處於那個時代裡的知識份子是如何在一片荒漠中,開墾出地方研究,並且身體力行的去經營傳統文化這畝田。尤增輝無非是一個典範,同時,他也為將回鄉進行地方書寫的後生們開啟了一道大門。

斜陽之後,晨曦將至。(作者為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