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肇勳「七巧集珍」作品之美

吳肇勳「七巧集珍」作品之美

近期,書法名家吳肇勳創作「七巧集珍」作品,運用不同的書體,不同的色宣,包括米黃底、灰底、橘底、白底的宣紙來書寫,以七件小品構建整個畫面,呈現「七巧集珍」之整體性,提高內容豐富性與精緻度,營造出整件作品的美感氛圍。同時,呈現作品的和諧性,希望觀賞者之視覺與心靈,能夠流連於作品的美感當中。

「七巧集珍」作品內的七件小品內文有「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水淨、菩提影現中」、「本來無一物」、「外離相即禪、內不亂即定」、「一念心清淨、蓮花處處開、一花一淨土、一土一如來」、「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識得性、無喜亦無憂」等充滿禪理哲思的文字進行創作,整件作品呈現佛禪之上智慧,淨化人心祥和社會。

難能可貴的是,在「七巧集珍」作品可見,吳肇勳跳脫書法「白紙黑字」的傳統寫法,整幅作品在他的巧思布局下,整體色調溫潤婉約,柔和樸真,呈現出書法作品創作的現代新風格。同時,其中一件小品只書寫「本來無一物」,讓人在觀賞時能來聯想出「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整首詩的內容,達到欣賞者與創作者心靈上的互動,讓書法欣賞能夠更為宏觀,由單純字體的欣賞昇華至思緒的交流與溝通。

通常,一件獨特書法作品的創作絕非偶然,必然是經過創作者苦思許久而得,由思考來至動筆創作,這中間的創作歷程,看似短暫,實則探索多時,不能不謂之「路程顛簸」,最終成筆於紙上,作品便顯得推陳出新,與眾不同,「七巧集珍」作品便是如此。將想法與理念藏在作品當中,發人深省體悟禪理,增加書法之可讀性,進而思緒悠遊於作品當中。

在蔡明讚所著《台灣書家述評》一書中有段文「肇勳先生的作品中無論哪一體,所展現的用筆、結字、章法均已臻爐火純青之境,而且對當代藝術所重視的空間造型觀念也不敢怠慢,時時突出虛實、疏密、濃淡、疾澀、對比協調的視覺效果,既有古典韻致,也饒現代感,這種多體並擅,寫技高超,造形奪目,創意流露的書藝展現不僅鹿港賢達愛重,我想置之當代名家輩出的台灣書壇也應讚許為佼佼者。」的確如此,吳肇勳藉由不斷的創作與自我成長,作品深受全國與地區民眾喜愛收藏,所形成的「吳肇勳作品旋風」也讓地區高文化藝術氛圍展現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