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銘頡油畫創作個展之美

黃銘頡油畫創作個展之美

目前,鹿港鎮圖書藝文中心正進行黃銘頡油畫創作個展,展出黃銘頡所創作的油畫作品。黃銘頡畢業於中興大學中文系,生長於淳樸的農村,一個農家子弟對繪畫培養出興趣,自小習畫喜愛繪畫,以專業創作為目標。為了持續從事繪畫興趣,黃銘頡謀得一個正職到工廠當黑手,運用業餘的時間從事繪畫創作,這是黃銘頡的跳tone人生,他把思維投入畫布上,希望忠實的面對自己,面對觀眾。

觀賞此次黃銘頡油畫創作個展的作品,無論是「悵晨光之希微」、「樹枝孤鳥」、「閉嘴」、「揪心的玩笑與漫長的白日夢」、「眼淚之死亡」、「上帝也瘋狂」、「問征夫以前路」、「Vita Activa」、「過於冷峻的凝視」、「頭目─獻上我敬意的吻」與「真夏之果實」等作品,就如同黃銘頡所言『繪畫跟語言不同,是很難用說的來傳達自己的畫,如果真的要解釋,繪畫者要展現出來的就是他的「誠意」,「越能坦然面對自己的畫家,越是強大」。』確實,當觀賞者仔細欣賞黃銘頡的油畫作品後,頗能體會其內心的「誠意」。

欣賞黃銘頡的畫作「閉嘴」可看到一位男人將手指置於嘴巴的前方,示意做出沉默不要發言的動作。儘管該畫作十分簡單易懂,但由之延伸出想像空間卻是深遠。世間上萬事隨著時代變動影響著人們的思想與事情的意涵,一件事情已非絕對的對錯,而是存在著灰色地帶供人們探索,對於事情明白陳述指出錯誤常常是惹人怨懟的,誠懇正直的規勸往往刺耳,而不易被人接受,就不用再多做談論了。以十三覃韻詩作《噤》「世間萬事變思涵/灰色範疇意義探/明述指謫常惹怨/忠言逆耳莫多談」可將畫作中所蘊藏的深意與欲引發出的想像空間做出延伸。

再欣賞黃銘頡的畫作「Vita Activa」但見一位男人嘟嘴嘴巴下垂的往遠處眺望,此刻懷著悔悟的回憶鋤動著內心,憂傷的往事一下子湧上胸懷陳訴,感慨時序變遷心中摧折傷感到極點,臉上不由得愁容滿佈,看來自己只能孤獨終生與世隔離了。以六魚韻詩作《沉思》「望遠悔懷回憶鋤/憂傷往事湧胸書/感時心折愁容綴/孤獨終生與世疏」可以將畫中人物的喜怒哀樂表現的淋漓盡致。

鎮內名抽象畫許輝煌曾說「欣賞抽象畫除了用肉眼來看色彩線與色彩面外,也一定要用心眼去領悟其中的奧妙。而且每個欣賞者都會悟出不同的結果來,換句話說,每個欣賞者亦是共同的創作者」。所謂的「意有偶會便成佳境」,看抽象畫的真諦,便是「獺捕魚來魚躍出,不知魚樂還是魚驚」。

黃銘頡此次所展覽的油畫作品近似抽象畫,其中所蘊藏的意義需要每位欣賞者發揮想像力,用心去體會,相信,在內心沉澱思緒後定能多有所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