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物語》讀後感

▲鄭永豐勤於閱讀,致力推動書香社會。

  • 微風細雨

《小村物語》讀後感

文/鄭永豐

二十歲的大學生夏瑞紅,不經意和同學造訪下營小鎮,誰知,竟從此結下大半輩子的不了情緣……

最新讀到感同身受的好書─夏瑞紅著《小村物語》。曾身歷其境的名作家,在書中第一二一頁寫道,曾讀過一本書,提到一位長期照顧殘障者的修女,講述她的心聲,關於她的工作,一般的耐心是不夠的,還要有「瘋狂的忍耐」與「愚蠢的愛」才有辦法做到。也就是親情與愛情都有其極限的。唯有效法耶穌佛祖對全天下蒼生百姓的仁愛慈悲才足以歷經這一「荊棘之路」。

在母親尚未去逝前,偶爾,已過耳順之年的Baker也會特地體驗推九十歲的母親坐輪椅繞巷弄散步走走。那畫面就名符其實的「老兒子,顧老老母」。夏天的午後,一小時不到,「老兒子」早已汗流夾背。失智的母親一到室外溜噠,神情頓顯得格外愉快。

父親住院臥床最後幾年,幾乎每天都到醫院看父親,每次一定都握緊父親的手,不能言語的父親一如往昔的,也很有手勁緊握我的手。我都向父親報告店裡的點點滴滴,開講父親最有熱情的烘焙糕點近況展望。讀爸爸的唇語,老爸都指點甚麼古早味產品還很有潛力?父親思緒還清楚得很。活著就是幸福,活著就有尊嚴!

記得父親有次很晚了上鹿基掛急診,剛好中心的兩位修女像慈祥母親一般的,也在隔壁床照顧陪伴受傷生病的院生。所以《小村物語》「瘋狂的忍耐」與「愚蠢的愛」不也就在形容那當下我所聞所見的修女的大愛?

《小村物語》作者勇敢面對丈夫,公公婆婆生重病帶來的衝擊,面對生命的無常,無怨無悔扮演最稱職的妻子及媳婦的角色。夏瑞紅《小村物語》的景象,也在台灣各個村莊小城鎮角落天天上演著說也說不完的故事。

Baker日常生活中在家鄉小鎮,也常見到老大不小熟識,且已從職場退休的老朋友,用輪椅推著年邁的父親,從店旁的巷子出現,小心翼翼的過馬路,再往民俗館的花園廣場繞行幾圈後,循原路線過馬路回到巷口,Baker總會點頭報老友一個會心的微笑。同命的「老兒子顧老老爹」。

我常說,自己要樹立模範身教,子女對待父母就是要如此這般「夠角」(到位的意思)。

台南柳營小村物語,書裡描繪小村濃濃的人情味,家鄉特有的泥土氣息。耳邊不禁傳來羅大祐歌曲中「這位姑娘妳是否到過鹿港小鎮?」

搬回台南下營小城鎮,終於讓作者體會到想從繁華都市隱身農村過半退休「半農半X」的農庒生活,一點都不悠閒,不好玩,不浪漫,更不簡單。農耕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問題是地球暖化,使得今「日」非昔「日」,很少青壯年耐得了彎腰在36、37度「烈日」大太陽曝曬下耕種。在「庒脚」待過都曉得現今的農業離「自然農法」的烏托邦仍很遙遠,很大的瓶頸待突破。所以下港的鄉下難以尋覓得到類似「一輩子當一次傻瓜」的木村蘋果阿公。倒是腳踩在田裡,頭頂烈日工作的盡是年逾半百的大叔,阿公,以及半老的徐娘。農民卻仍然一直是社會的最弱勢,農村只能宿命的逐漸老化?田地將逐漸荒蕪?

農專畢業的Baker深深認為自己一直也是農業人。個人淺見,也許當今的社經情勢下,年輕人想要務農為業,也需具備「異於一般少年吔的瘋狂忍耐」,及對土地「愚蠢的愛」,才足以勝任。親愛的朋友,您說是嗎?

◎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影響Baker最深遠的書之一是美國醫學博士魏斯的巨著《前世今生》。本書的精神是:人世間是一群靈魂,不斷輪迴轉世、降生在一起,用幾輩子的時間,清償彼此間的虧欠。

另外,一個人做了很多好事,就會有一群好的靈魂圍繞著你,幫助你。遇到事情時會拉你一把、保護你。

反之,一個人壞事做絕,那麼、那人身邊會被一群壞的靈魂揪纏、當他身陷懸崖邊時、撒旦甚或還推壞人一把,意即冥冥之中自有神在。

菜根譚有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人做很多好事,或許不會馬上有福報,但,福雖未至,禍已遠矣。」

Baker常向同仁晚輩開釋:滿多人常求神問卜、打聽那尊神明、那家廟殿最靈感?個人感覺多做善事多積陰德最靈感。按照金剛經的說法,當你做一件善事,你的心靈深處瞬間產生好的銘印imprint,累積很多很好的銘印。也就是說,做很多善事,積很多陰德就昇華為福報。這比拜拜求神問卜更「靈感」!

日本名作家宮本輝在「流轉之海」書中,深深認同這說法「準到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有一類「拔一毛利天下而不為」的人,甚至還很納悶做善事的人怎麼那麼戅、二話不說、「捨得拿錢給人呷呷開開飲飲去」!?

其實,真正的情況是,行有餘力的人、捨得無所求的分享最弱勢最需幫忙的人。最明顯的例子是扶輪社的保羅哈里斯小兒痲痹症基金、就是讓全世界的新生兒,免於小兒痲痹症病毒的襲擊。今年到現在全世界發病例「零」!雖然自己僅略盡棉薄中之棉薄之力,但感覺與有榮焉!

以前長輩常講天地疼憨人,𢦀吔呷天呷地。鹿港意境最高的古跡名勝「半邊井」不也就是這個精神、這個意涵!

所以多做善事、多積陰德,累積正面的力量,「最靈感」!

一個人在最後回首前塵時、要告訴自己這些年來事業上的經營是有意義的。〈作者為阿振肉包掌門、鹿港時報特約撰述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