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日的人語  

◎鹿溪園地

貓日的人語

文/心岱

我聽過母親唯一對我講過的床邊故事,是關於天空開了門的故事。

「平凡的人當然不可能遇見。」她強調。

母親是一個文盲,沒有唸過書,卻很會說故事,但說來說去都只說以「貓」為原型的、令人不可思議的志怪傳奇。

我小時候耳儒目染,「天空會開門,貓會說人語」;至今仍相信不疑:

有個窮人家的孩子,為了討生活必須被送去遠方做苦力賺錢養家。他隨著一群人搭船離開了故鄉。

二十多年後,這孩子已經成年,但是他所賺到的錢,只足夠為自己贖身。累積多年心繫故鄉與家人的思念,日日侵蝕了他,使他在買回自由身的同時,一夕之間白了頭,正值青春年華的容顏,消瘦起皺,變得像個老頭。
於是,東家認為他體能無力擔負勞作,在吃尾牙席上就把雞頭對準他,等於宣布將他遣散了。

被掃地出門後,他沒有了伙伴、失去了遮風避雨的居處,走投無路的他,只好每天都去港口等船,希望投奔他記憶中的童年之家。

時值嚴寒的歲末,往來船隻雖然加開班次,但仍一票難求,日復一日,他躲在碼頭的倉庫角落過度。

有一夜,他剛要闔眼時聽到有追奔擊打的吵雜聲,他嚇出一身冷汗,以為自己就是目標,可是傳來的卻是一陣陣貓的慘叫、哀嚎聲,那令人屏息、撕裂的聲音,就好像無數的棍棒打在他的身上,激盪出他自身記憶猶新的疼痛經驗。

他跳起來,奔了出去,就在倉庫的門邊,一堆工人手持繩索、藤條,正圍著一群大大小小已經受傷倒地的貓,加以凌虐。

他知道一個人敵不過眾人,便跳入貓群中,不惜以肉身當作護衛的盾牌,並跪下來乞求放過這些弱小生命。

酒醉的大夥兒一看是個老頭,嘲笑之餘,轉而搶走了他身上的所有,才紛紛離去。

那個夜晚,大貓們窩在他脫下的外衣裡互相取暖,幾隻受重傷小貓則睡在他的懷抱。次日清晨,他去附近漁村打轉,企圖撿拾些魚食可以餵貓。可是攤販都收了工,處處在放鞭炮,他這才知道,原來昨晚是「除夕」之夜,家家戶戶正在團圓過新年。

「唉,我這不孝的遊子,竟老大不歸鄉。」他感嘆的流下了悲傷的眼淚。

「這些菜餚請用吧。」村人很同情他,熱情的獻出食物與金錢。

「老天幫忙。」他急急趕回倉庫,把魚肉供在貓群面前,很奇怪的是,以為飢餓的貓,一定會爭先恐後的圄圇吞,可是他眼前的貓群,卻是個個優雅、安靜的進食,他吃驚的看著他們猶如在接受某種修補,受傷之處漸漸的復原,直到完全無缺。

忽然,其中的一隻母貓說話了:「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但是我們不得不告訴你,午夜一過我們就要啟程了。」

聽到貓說人語,他被嚇到,不敢置信的拉拉耳朵、揉揉眼睛。

「是的,我們要告別了。」另一隻身材較大的公貓接著說:

「謝謝你保護了我們一家,沒有任何的散失。」

一樣是說著他能聽懂的「人語」。

老頭一時不知如何回應,他啞巴似的彷彿在夢中。

「全家守在一起,沒有失散,這樣,天門才會開啟,你真的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母貓說:「我們等這一天,已經千年了。」

「所以,無論如何,我們絕不逃跑,雖然也許會被人類打死。不過我們很幸運,遇到了大善人。」

公貓喵喵喚著大大小小的貓們,他們排成幾列,向著老頭行禮。這時,他仔細的數數,一共有二十六隻。昨夜血肉模糊的悽慘場面,似乎不曾發生,這些貓個個都恢復了健康美麗。

「正月初二,是回門的日子。你也要回家去;娘家,我們共同的來處。」

二十六隻貓齊聲唱起了新年歌:「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初一是雞、初二是狗、初三是豬、初四是羊、初五是牛、初六是馬、初七是人、初八是穀。」

公貓這時揮起手臂指揮大家合唱這首老天爺創造生物的順序之歌。

他聆聽著,兒時片片段段的記憶被接起來,他眼前浮出老家街坊的影像,他看見了父母與兄妹們,猶如貓族一家,彼此都有依靠,都被庇護,齊心為著追尋一個夢想而緊握著手,不肯鬆脫。

「天門在初二開,記住,我們啟程後,必需趕整整五天的路,才能在初七的「人日」,抵達我們的家。」

公貓一面為他述說著,一面也給兒孫交代身世。

「人日也是貓日,貓是另一種「人」,只是我們用不同的外貌與功能來到這世間修行。」

母貓解釋著,希望他能聽懂。

難怪,生肖中,貓不必出席,不需名列,原來貓與人是同一掛的生物。

他的腦海浮出這些他不曾思想的境界。

「人會的東西,貓都會;貓會感恩、貓會記仇、貓有九命、貓會魔法、、、貓懂得圓融處世、貓更擁有超越人的智慧。

只是,貓來世間全是為了佈施,貓眼看人,是以寬諒為懷。」

「這一趟千年之路,為了考驗貓族,也為了考驗人類,但終究,你成就了我們最後的任務。」

貓們一隻一隻跳上他的身上,把他完全的包覆,他一生從未有過的被擁抱,那種溫暖讓他似乎很輕易的越過了千山萬水,「看,天門開了、天門開了、、、」

他聽到這些在暗示他的話語,努力的把眼睛睜大,才發現自己站在無人的曠野,有霹靂之聲從天上傳來,接著滿天星斗閃耀,他看到天空被刀劈開來,裡面透出五彩的霞光,從一條縫漸漸擴張成一個無限大的「空間」,從他的視線看去,整個天體就是敞開的門,並沒有跟平常不一樣,只是多了令人無法凝視的詭異顏彩與光芒。

「當天門開的時候,請你許一個願望,永遠記在心中。」他記起了貓曾經這樣交代他。

這是為了還恩的報賞吧,他有點心虛,事實上他並不明白自己的願望是什麼,買到一張回家的船票?還老返童再度找到工作?

他才二十幾歲,但好像已經虛度了一輩子時光,他或許即將老死在這異鄉。

「唉,窮人的命運哪有翻身的機會?」

「我當真可以領受貓的報恩嗎?」

在此時,他顯得很軟弱、無助,不若平時的勇猛與義氣。

「再會了。」他說。這時候,貓群正騰空飛舞,鳥一般各自啣著前面貓的尾巴,依序沒入天空的黑洞。

一切都如貓所敘述的過程,天門開了、關了,一千年才會碰到的天啟異象,竟讓他參與了。

老頭回到故鄉,家人早已過世,存在記憶裡的只剩下「貓」的人語。

他把自己的遭遇告訴鄉人,但只有孩子不當他是瘋子,願意聽他講故事。

他靠著講貓與天象的奇蹟,活了一千歲。〈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