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新聞新知

◎微風細雨

享福人福深還禱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文/鄭永豐

很久以前行經九曲巷,在賣潤餅皮家附近,遇見遊客一臉茫然的問一位居民:請問九曲巷在那兒?古巷「原」住民雙手一攤!我趕緊說:當下所在就是九曲巷。

有位作家寄宿山明水秀,人間仙境般的南仁湖,旅人都需長途跋涉才到得了。學生時代錯過南仁湖之旅,參加的同學都讚嘆天地大自然鬼斧神工之美。不料,作家住宿時竟發覺民宿四位成員的兒子女兒一直嚷著要搬到繁華的大都市。

前面二個例子,如果孤舟簑笠翁在南仁湖釣魚,一定莞爾一笑「身在寶山,在幸福的角落而不自知。」

好幾年前被談論很熱烈的電影「麥迪遜之橋」,最近出了藍光BD 版,也就是身為克林伊斯威特與瑪莉史翠普忠實影迷的我一定一開始買美國版的DVD,買小說。接著買中文字幕的DVD ,出版商真正重施故技,狠狠賺死忠影迷三回合。

故事是從義大利人文薈萃、山花爛漫風景如畫的小鎮說起,婚前縱情琴棋詩畫書酒花的梅利史翠普、從敗戰的義大利、隨著美國大兵下嫁到美國愛渥華的農村,住在雞犬相聞的「偏鄉庄腳」,早已是美人遲暮的梅麗史翠普村婦,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原本的青春情懷、已心如止水,情如槁木死灰。

有一天,丈夫子女出外參加市集展覽空巢之際。突然,平靜的心湖,瞬息之間在湖的波心投影一幅浪跡天涯、四海為家,歷盡風霜歲月的磨難在他臉上雕刻更成熟練達有情浪漫皺紋的克林伊斯蘭威特的型像:國家地理頻道攝影記者,前來投石問麥迪遜橋的路。投的是一顆心靈的隕石,不僅吹皺一池春水,且激盪起驚濤駭浪。兩人應難以置信:也無風,也無雨,無限好的夕陽和天邊的晚霞,居然拱出雨後才有的瑰麗的彩虹。

男主角自認終其一生尋尋覓覓居然在行過麥迪遜橋之際,就在這短短的四天的黃昏之戀裡找到真愛?於是力邀女主角一齊遠走高飛。男主角說:我浪跡天涯、四海爲家、到處攝影、為的就是與妳相遇?!」此話聽來很熟!好像是愛情金光黨的劇本台詞之一。當年「蝴蝶夫人」伊尪,不知有無講過此話?

到底只是短暫的激情還是真愛?女主角陷入天人交戰。當赴約車子接近約會地點時,終究理性還是戰勝感性,梅麗史翠普只能「還君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嫁時」,女主角認識到:也許一大早call兒子女兒起床,免得第一節課遲到;也許往後傍晚帶小孫子散步,高舉小朋友的雙手高喊「吸收天地精華!」才是真正的幸福。

小說電影劇情是兩人從此老死不相往來,男主角臨終前也託咐律師把他第二生命的相機,項鍊,麥迪遜橋拍照專輯,及第一次邀約晚餐的小紙條,甚至是無盡的思念,包裝很好的寄給女主角。兩情相悅豈在朝朝暮暮?卻僅能止於思念?愛是恆久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曾經擁有的麥迪遜橋四日情之戀,是真愛?可能是幸福嗎?抑或如:紅樓夢第二十九回所言只是「享福人福深還禱福;癡情女情重愈斟情。」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學生時代有幸在武嶺農場實習,時過四十幾年依然經常夢見:有一年花季重返武嶺滿山遍野梨花桃花盛開美不勝收仙境般的美景。初中升高中那年台東行,蔚藍的東海岸海灘上檢貝殼,每次回憶那段最快樂暑假時光,不禁自問「貝殼海灘外湛藍的海水下有珊瑚嗎?」幾年前燈會時,有幾位外地來的同學朋友遊鹿港後最大的感動是「想移民鹿港」。

名勝古跡最多的鹿港、南仁湖、花季的武嶺、幾無工業污染人間淨土的台東蔚藍海岸…,何處是最漂亮的所在?
最動人的風景是:人,美麗的心世界。〈作者為阿振肉包掌門、鹿港時報特約撰述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