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魯迅也開肉包饅頭店

新聞新知
  • 微風細雨

假如魯迅也開肉包饅頭店

文/鄭永豐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當年年輕的安藤忠雄逺赴人文薈萃、遍地鬼斧神工雄偉建築的歐洲自我放逐。古來英雄皆寂寞、唯有建築留其名。不明究理的人見了東方臉孔卻是有備而來的有心的安藤忠雄,會誤以為只會是若有所思孤獨青春流浪叛逆的雅痞青年另一回的浪跡天涯。誰知以後竟成為名揚四海的建築大師。

宋代「數百人跟隨其遊學」的大教育家,胡瑗先生說:「學者只守於一鄉,則滯於一曲,隘吝鄙漏。必遊四方,會盡人情物態;南北風俗,山川氣象,以廣其聞見,則有益於學者矣。」呼應顧炎武先生的「讀萬卷書 ,行萬里路」。

魯迅寫了一篇叫「故鄉」的文章,他回憶兒時的玩伴叫閏土、抓鳥的本事比魯迅大、鄉間的見聞也比魯迅多。魯迅對閏土以偶像視之。不知過了多少年,魯迅全世界轉了一圈,成為文學家。回到故鄉再見到生在城裡、永遠住在城裏的閏土、面目呆滯,兩眼無神、孤陋寡聞、言語無味。

既稱遊學,一定是學習之旅、充電之旅;見識過無以數計偉大的建築,深入探討、思索、品味、名垂青史的建築大師的思考邏輯吸收歐陸的日月精華養分,融合集其大成,一以貫之;打造大師無可比擬的風格。

也有人赴美食之都厨藝學院取經,並品嚐歐美日等國一千顆星以上的米其林星級料理美食、點心並以厨藝會友、廣結善緣,厚植人文底蘊、深化烘焙料理素養素養功力幾乎臻於「看到嚐過就會做」的境地;就猶如十幾歲的莫札特聽了一次阿雷葛里作曲不外傳的「求主垂憐」就默寫出整曲一個音符不差的和聲套譜一般。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後,歷經千萬種不同風土文化人情的洗禮,專攻的術業日益精進,有心者更學會了幾種不同的語言。黃崑巖教授「談教養」中強調:多學習幾種語言、是師夷之長最佳的利器。

常思索一個問題:倘若魯迅再世,擁有乙級烘焙技術士的他,也在家鄉創新開一家饅頭肉包店,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一定是走在時代的最前端,樹立風格典範的店。〈作者為阿振肉包掌門、鹿港時報特約撰述委員〉